短篇小说连载《阿拉山口》-2

默砥
2018-12-30

第二章    企业重组 借船出海


       原苏联国家(俄罗斯、哈萨克斯坦、乌兹别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土库曼斯坦等等)经历了休养生息之后,国力进一步增强。日用品百货需要量巨大,中国境内的农产品出口已不再具有优势。以前的出口业务也突然间没有了市场,枸杞、水果、蔬菜、洋芋出口,都逐步停止了。植物产品及农产品出口的要求越来越高,对面几个国家进口制度也出现了微妙变化;新疆的出口企业,深度开发的消费品没有形成规模,口岸外贸公司破产让人惋异但也是必然。

   转型重组后的公司仍有国有企业资本参股,新成立独立的阿拉山口口岸报关公司。吕总、强子、刘军都有竞选公司总经理有机会。业务过硬、政治可靠、党龄是三个重要标准。

   最终的结果是上级商贸局委派了一个政治水平更高、外贸资历更强大的副处级领导王刚过来,接手了报关关公司。竞选其实是个伪命题,年轻的强子无声失败,再三考虑之后选择了离开。小田和王勇自然愿意跟随强子出来 。张军还继续留在口岸外贸公司。

       辞职之前,他的档案工资是3600块。而当时父母和姐姐三个人的工资加起来只有2600多元。阿拉山口作为对外开发的前沿阵地,整体上还是有优势的。这份国企合同工工资的重要性对自己和家庭的重要性自然不言而喻。年轻就是资本,有机会选择。

     三人为众,五人为伍,三个人的队伍算是最小的队伍。可攻可守,只待时机。

     强子是个严格的人,没有业务就开会:我们是新组建的团队,现在甚至还不能称之为一个企业,因为货运资格由商务部审批,民营企业一时半会是批不下来的,贸易资格审批也需要时间。但是我们必须铭记一个道理。既然选择了远方,就只顾风雨兼程。我对大家的要求,一是公平交易,不要做坏事;二是必须尽100%的努力去完成手头的工作。只有严格的企业甚至是严苛的企业,才有可能持续的在不断变化的外贸环境中生存下来。而且这也只是为“成功的可能性”提供了一种保证。草根创业九死一生。比得不是财富、比得也不是销售额,比得是生存意志。比得是赔得一贫如洗摔得遍体鳞伤后,你还愿意站起来,你还能站起来,愿意在这个序列里,以这个序列的规则去面对社会。这才是创业。”。

       团队成立两个星期,没有一车货,没有任何收入。大家都绷着个劲在等着,但心里都是没有底。但只要一开会,理想就在桌面上。如触手可及,两个年轻人也静静等待。

     一个竞选失败的小领导,带着两个新业务员,生存是个问题。王勇把破VCD机一遍又一遍的放,里一遍又一遍的响起酒干倘卖否的歌声------酒是干了,酒瓶子卖不卖?

     牛皮客户李宗吾是神一样的存在,来电话找他,说要进口12车钢材,自己也没公司资质,包税清关,问强子“能不能做?”。

       刚刚离开国企团队的强子,一无公司资质,二无报关许可,三无资金,如何接这个单子呢?强子陷入了沉思:        

     “失败的结果就是高额的费用,颜面扫地,一蹶不振”

       “这几年虽然接单数千票,但都是在单位背景之下,资金由单位提供,车辆人员一应俱全。自己单打独斗还是第一次。所有能够弯道超车的人,都是因为掌握了隐密的优势,优势在哪里?是否可以形成组合优势力呢?是否可以弯道超车呢?”。

     阿拉山口口岸四大报关行,外运、铁报是最先成立的。好在外运公司经理玲姐愿意帮忙,联系了贸易公司资质、安排了报关代理事务,代理费也不高。这件事情貌似可以做了。

       做天大的业务,就需要天大的胆量。没有胆量之前,先要鼓励一下自己。

       在黑夜里自问了大约有1000遍“可以吗”之后,强子拨通了老李的电话,告诉老李,发货吧。包税清关代理费750元/吨。

        国内钢材不断涨价,老李的货风驰电擎就从哈钢发过来了。土豪老李拿了一皮箱的通关费现钞交给强子。小田小王手脚也都很利索,迅速的办理了一次放关手续后,向铁路交票,第二天早晨铁路完成联运换装的工作,海关放行,铁路二次交票之后,工作算是结束了。

       结清了所有的通关费用,铁路运费凭票结算。正好又是一个冬至之夜,风吹雪的天气,强子静静坐下来,将自己的那一部分款取出来,把两年年轻人积欠的工资全部发完,对三年月的工作进行了盘点。

     在冰雪纷飞的寒夜站在阿拉山口车站广场旗杆下,羽绒服外套下是毛衣,毛衣下面是衬衣,衬衣扎在皮带里面,这是我们90年代博尔塔拉蒙古自治州年轻人标志性习惯,因为新疆冷,很多人把毛衣衬衣扎到腰带里面。衬衣里放着12万的巨款。经过这次的磨炼和冒险,自己终于有了一笔启动资金。

     人民币汇率对美元基本保持在1:8的水平。对外贸非常利好,阿拉山口两个海关监管库04库05库已经货物满满,露天场院空地里也满是货物,铁路公路货运暴满。出口的时机史无前例的摆在面前。由于乌鲁木齐西站未获得海关监管区资格,边疆宾馆大量的行邮货物必须要在口岸报关。强子在一天之间接了65个车皮。申报是个问题,品名几百个,而行李和邮购物品需要关领导特批,才能获得这样的资格。

       而这个资格也不能轻易批给一个个体户。正在此时,兵团报关行成立了,李总给强子打电话,公司想招聘一个出口部经理,可以独立核算,也可以合并核算强子以出口部经理的名义,开办业务,而兵团报关行也愿意垫资20万,当然要求是一年要完成不少于15万元的利润。

        一切如有神助水到渠成。在合适的时间点,出现了合适的人和机会,兵团报关行作为一个体制化的企业,铁路资质、商检资质、海关资质一应俱全。在确定了财务和权益的路线图后,正式合作就开始了。

        要接办铁路业务就需要提前给铁路客户垫付一部分资金,就算是一部分,也是不小的数目,平均周转率大约40-60万元。

        李总要求:所有的铁路结算必须兵团报关行账面上发生,按照业务量收取代理费。资金额度用完,强子要保证50%额度的补款,补款跟不上,就扣车。业务就停滞。互信互利也相互制约。

        兵团报关行做为业务平台,完整整合了人体私人业务经营期间的资质问题。商务局对货运代理企业或者物流企业审批的口子还没有对外开放。资质的批复都是以国有机关红头文件申请函复的形式办理。全新疆有资质的企业不超过10家。

       小心翼翼经营2年,强子完成了约10000个车皮的货运量。圆满完成了兵团报关行的预定任务额度。商业合作过程中难得一见的双赢。

        所有弯道超车的个人,都是掌握了短期优势之后才敢于操作的。没有几个人是凭空发明一个项目,然后就去投资然后赢得社会认可。回看自己创业的经历,强子想到一个形象的比喻,是独自己过一个独木桥,干扰因素不利因素很多,要有正确的判断,才能稳妥向前。商业判断于一个生意人是无比重要的。扩张但超过行业边界。

       货运量提高的越快,队伍成长的也越迅速,配备了财务人员增加了外勤业务人员,小田和王勇一个做为铁路业务的负责人一个作为公路业务的负责人,一个萝卜三个坑,从俄语数字1、2、3、4学起,1年多时间,基本都可以和外方人员对话,有300-400个俄语单词的量,电脑操作、汽车驾驶双技能,每天工作10多个小时,从来都是保质保量完成。这是小团队成长这程中的第一个惊喜,迎风成长的孩子们如果雏鹰一样,给强子以极大的动力和自信。进出口业务形势良好,猛将如云谋士如雨的时代开始了。

        2001年春,口岸新建的房子1300元1平方,强子买了一个小小的办公室。并在博乐市买了一套不大的房子作为自己的婚房。家里父母也反复催婚,不结婚总是安定不下来,由于口岸生意特别红火,灯红酒绿的场所也比较多,父母是传统保守的人,坚持要求强子要做一个努力且本份的人。早日结婚生子,本本份份作人,是父母一向的要求。

       商场得意,却情失意的强子,有点心烦意乱。杨燕好象要飞走了,原因很滑稽,因杨燕他们公司一个客户东北客户,做硫磺生意的,据说资产有十几个亿吧,问杨燕要不要嫁给他,他可以把旗下的贸易公司和庄园等千万资产给杨燕。而且人家特别有诚意特别有礼行。先安排在铁路报关行作了一个家族式的见面吃饭、各种礼品鲜花时不时就送过来。人除了年龄大一点,长得还是挺帅且有气质稳重。而杨燕父母虽然不表态,行动上却特别支持。

       婚姻可能真是一场交易吧。但强子要寻找的是一份真正的感情。但感情往往经不起钱的考验。既然无法解决,就往后放一放吧。

       面对强子的沉默,杨燕逐步走出了他的视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