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小说连载《阿拉山口》-3

默砥
2018-12-31

第三章 股权扩张 行业剧变


   出口业务红红火火、钢贸业务量突飞猛进。随着政策陆续放宽,新疆货代行业已经逐步出现数十家各种类型的新型货运代理公司,中铁外服和中铁快运都独立成立了自己的货运代理公司,新疆民营的货运代理公司审批也陆续放开。强子迅速找到玲家的亲戚,到商务厅进行咨询,厅领导表态:鼓励和支持民营企业进入新疆货运代理行业,并成货运代理协会,如果符合条件会即报即批。

  由于工商审核还是实额审批,成立注册资本500万元的企业,必须有500万元现金实资注入企业账户,保留5-10天。强子找到了当地的高利贷徐耀,提出借款350万元,时间10天,利息4.5万元。新开账户有徐耀暂时代管,工商代办由徐耀指定。

   所有资金到位,安排表弟小田和会计去办理,而强子自己却没有起床,压力太大,休息是解压的最好方式。连睡三天,财务人员来电话告知,印鉴企业执照均已办妥。10天到期,账户出账,付清徐耀财务费用,付完工商代办相关费用。公司正式挂排。

  公司成立大会主,刘强对公司全体员工讲话。

各位:

  感谢阿拉山口,感谢货运代理报关代理这个行业。我们终于有自己的报关公司了。我讲三个概念:“一、还是要坦荡做人,公平做事,不能做坏事;二、这个企业是我们大家的,要一起努力一起维护。三、企业以一年时间进行股份改造。有愿意入股公司的同志,都可以参股。希望公司能和大家一起发展........”。

  王勇小田一起给刘军敬酒,刘军说:“货运及报关代理行业有几颗明珠,你们知道不?”。

  年轻人面面相觑,不知所言:

  一、莫斯科清关业务,这是百货出口板块的明珠;但这个挣的是境外俄罗斯的钱,需要很高的知识储备才能玩得转。

  二、油气进口业务。

  三、钻采设备出口业务,这是设备出口板块的明珠;

  四、班列业务,不要以为它不挣钱,你想一下,一个章子只需要1分钟,这是阿拉山口代理业务含金量最高的区域,但垄断比较厉害;

  五、八钢酒钢进口铁矿业务,一年有千万吨的级别;

  六、电解铜、铝锭、锌锭进口业务;

  七、乌鲁木齐集散地的出口发运业务;

   至于废钢进出口业务可能已经到了尾声,预期寿命也就是3-5年。

  小田问:“什么原因?”。

   “原因很简单,废钢资源有限,新疆八一钢铁这样的集团最终会将哈国的钢材和废钢以生产优势和价格优势拒于国门之外。中国企业的竞争力已非同日而语。”。

   作为一个创业型企业,没有特殊的政治资源,没有许可证,没有批文没有土地,我们必须要有自我颠覆的能力。要以百倍的努力去面对这个商业世界。

  这些业务,每一座都是一座高山,今天的我们只是站在山脚之下。

  钢材贸易更是如火如茶,每个月可以贡献大约400车的货量,出口业务也逐步形成了规模,扣除开支以后,公司已经算是走上了正规。公司业务部、财务部、报关部、外勤、办公室人员配置整体展开。开枝散叶的一天终于到来。

  废钢的进口到达一个历史的高潮期,为了配套废钢进口业务,抢抓历史机遇,张军决定正式脱离口岸外贸公司,并希望在强子的支持下成立工贸公司,强子作为股东,强军作为工贸公司法定代表人兼总经理。经营范围:五废进口、铁条铁钉压延加工。

  废钢进口的主要风险是密闭容器和放射性超标带来导致的商检查验退运。所以需要在境外做预查验工作。而境外的业务由魏伟负责。

  由于口岸资金一直吃紧,在刘强的主张下,外运玲姐拿进来一笔资金,作为现金借贷,进入公司。一个复合型股权架构的口岸工贸企业成立了。

  公司股东会谈到几个问题:

  刘强首先谈到了关于投资人资格的问题:即然是投资,就要有共同进退共度难关的思想。最后才能谈到共享利润。

  很多的投资人都是短期目标、短期行为,这样本质上是不具备投资人资格的。

  如果投资人在非分配期内要求退款或者退出,会对企业造成很大的困难。因为很多的资金都物化了,砸锅卖铁也还不了投资人的钱。投资简单,但退出机制大家要谈好。退出可以,但不能损害公司实体。退出可以,退出要承担风险。

  张军对口岸的商贸环境进行了总体评估:“历届政府都对投资企业非常热心关怀,但口岸投资存在一个天然缺陷,就是土地使用证的问题。成功办理了土地使用证的企业并不多。企业大量投入固定资产后,导致地面资产无法定价,这是一个潜在风险。

  必须要政府给予背书,企业才能落地。

  同时口岸只有中农工建四大银行,贷款要求比较高,如果企业的固定资产不能用来融资,一旦资金链出现问题,企业资产的融资价值和固定资产保值增值必然形成困难。

  所以总体来评估:国内外环境来看,经营条件还是可以的,产品适销对路。境外供货条件来看是由魏总供货,这也是一种保证。虽然分享了利润,但避开了境外汇款的直接风险。缺点是口岸土地出让金和土地政的办理只停在红头文件层面,这样的问题,在全博州也是普遍存在的。博州也正在实行土地使用证和房屋产权证书的分离工作。理论指引和实际配套推进都有很多的问题。

  厂长马兴奇谈了一些设备配套的问题。

  最后拍板由张军和口岸经贸局商议企业选址落地相关细节。四至位置确定,公司名称最终确定为“新疆正汇工贸有限公司”落地口岸工业1区,占地面积86亩。

  企业一期投资750万元。厂房、设备、生产线于2005年完工。

   5.1日口岸副书记亲自为企业开工剪彩,工厂算正式落地了。

  报关公司这边业务日渐扩大,每月货运量都能达到5-6万吨。

  玲姐又介绍一个朋友,是以前外运的同事,有俄语基础,离职后在东诚公司上班四年,色狼经理对其美色垂涎欲滴。一会儿给她穿小鞋,一会儿又找他谈心约饭,白晶看在眼里,记在心中,一切套路明明白白。白晶不动声色,但是有办法能防得住。时间长了也身心疲惫。就想单独出来干。

  西铁集团是东诚公司新开发的大客户,长庆向土库曼斯坦油管出口业务,每年5000-6000个车皮,运输费用总额2.5亿元。

  这当中还有个非常感人的故事,土库曼斯坦总统对于向中国输送油气很是坚定,在国家会议几经讨论后,终于把这个事情定下来,这是中国和土库曼斯坦两国的大事。时作国家主席胡锦涛和土库曼斯坦总统多次互访终于将阿穆河油气田项目订了下来。土库曼斯坦老总统对此也十分重识,但由于身体出现情况,最终没有等到油气田合同正式履行签约的一天。

  新任总统正好是老总统的政治接班人,在这个项目定下来之后,专门来到中国访问,并正式签署了阿穆河油汽田输气项目。

  面对这样皇冠级的业务,东诚公司却但怎么也谈不下来。一把手二把手三把手连续出面,垫资降价甚至回扣条件都谈了,西铁领导不为所动。

  西铁总经理张建非常欣赏白晶的才华,只要一到乌鲁木齐,必在火炬大厦约其就餐,聊业务,谈人生。但货还是不给东诚公司放。

  终于有一天,张建提出了个要求,问白晶,想不想自己干?他可以给他支持。

  白晶很惊诧,怎样把握这样的机会,又怕出现风险,必竞老公是公职人员国家干部。工作归工作,出来闯事业不是小事,怎么给这个家庭交待,怎么跟婆婆交待。

  白晶面不改色,说要考虑一下。冬至那一天,白晶来到口岸和强子在白雪皑皑的友谊路上,徊徘了4个小时。强子同意出资200万元,做为启动资金。经营利润大家各占50%。报关利润归强子。其实强子已经是倾nang相助了。

  星期二,两人同机抵西安洽谈业务,西安饭店据说是杨虎诚将军招待过张学良将军的地点。菜单花式中西合壁。

  晚上唱歌,白晶从口袋里掉出一块卫生巾在地上,强哥不知如何是好,张建看得清清楚楚不动声色。

  张建的女秘书安琪负责用车辆将强子和白晶送回宾馆。强子有点蒙了,自己好象跟不上这个节奏呵。烧脑太厉害,而自己只是个配角。

   出借新成立的公司资质给白晶使用,是有很大风险的,一来会成为东诚公司的敌人和竞争对手,但东诚公司仍有巨大的货量在强子公司;二来于人际关系不妥当。其实白晶和强子也还没有那么铁。

  但有玲姐介绍,这事儿就难办了,为别人撑头可是要付出代价的?

   虽然事情在犹豫当中,但业务不能耽误,新一年的合同以金海名义签约了1月份土库曼斯坦项目到货200余车。而这仅仅是一台钻机的数量。风险与利润成正比。